亚洲区名额增至85个 国足冲击世界杯难度不减

8月1日,亚足联公布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赛制。亚足联有8.5个2026年世界杯名额,其中包括6个直通名额、2个亚洲区附加赛名额以及1个洲际附加赛名额。毫无疑问,相较于此前的4.5个名额,下届世预赛中国队理论上的出线年在北美举办的世界杯,我们能否如愿以偿看到国足的身影?

朱辰杰领衔的新一代力量成长,是国足决定能否进军2026世界杯的关键。新华社发

本届世预赛,国足跻身亚洲区预选赛最终的十二强赛阶段。按照赛制,十二支参赛球队分为两个小组,每个小组前两名直接入围世界杯正赛,两个成绩最佳的小组第三则是进行附加赛较量,胜者与其他大洲的附加赛队伍竞争一个世界杯正赛名额。结果,国足在十二强赛中没有太多亮眼表现,甚至连附加赛的资格都没能拿到。

事关这一切,我们或可将其归纳于国足自身的实力不足,但也可将其归咎于亚洲区所分到的出线名额太少。曾经,国足也是亚洲范围内一档实力的队伍,只不过,当时亚洲区所能分到的名额实在过于稀缺。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预选赛,当时的国足坐拥林乐丰、迟尚斌、左树生、沈祥福、古广明、容志行等一众顶级球员,在主教练苏永舜的改革下,这支以技术流打法为主导的队伍具备了亚洲范围内最顶级的实力。遗憾的是,最终球队在客观不利因素的影响下与新西兰队同列第二,在附加赛中输给新西兰无缘世界杯正赛。

透过这段历史,两个信息一目了然:一是当年亚洲球队冲击世界杯需要与大洋洲队伍去抢名额,二是当年亚洲球队也只有两个世界杯正赛名额,显然,那届国足冲击世界杯失败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,但当年国足进世界杯的难度之大同样应成为考虑因素。

在1982年世界杯之前,亚洲与大洋洲球队共享1个名额,1982年世界杯,由于正赛的扩军亚洲和大洋洲开始享有2个出线年世界杯开始,亚洲不再跟大洋洲共用名额,但是亚洲依然占据2个名额,1998年世界杯再次扩军变成32支球队,亚洲得到3.5个名额,2006年世界杯,亚洲区增加到了4.5个名额,这一名额分配也一直被持续到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。

不难看出,从名额分配这一角度,亚洲球队打进世界杯的难度在逐渐降低。遗憾的是,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国足在亚洲范围内的竞争力却不断下滑。因而,我们不妨提出一个观点:相比起出线名额的增加,下届世预赛国足能否组建出一支具备强大竞争力的队伍?或许才是球队进军2026世界杯的关键因素。

客观说,迟迟打不进世界杯这件事,国足更应该从自身去寻找原因。以1982年那届国足为例,1980年,广东队曾3比3打平汉堡队,对方是当赛季欧冠决赛的参赛队伍,这个比分也足以说明那支广东队的强大。而在那支队伍中,荣志行、古广明等人都是国足队中的关键球员。而在今天,我们显然难以期待这样的场面再上演。

卡塔尔世界杯十二强赛的出局,对国足而言实际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。下届世界杯,国足可能需要依靠更为年青一代球员的发挥。此前东亚杯上,足协最终派出1999年龄段为主的球员组队参赛,一方面或是为了来年亚洲杯的备战,另一方面,放眼2026世界杯似乎同样是关键考量。

一方面,在中前后场的关键位置上,朱辰杰、戴伟俊等球员实力不错,这或可为国足后续的建队提供思路。另一方面,能够逼平日本队,零封韩国队近40分钟,这批球员的实力或许也并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糟糕。要知道,如今能够在中超挑起大梁的1999年龄段球员实际上寥寥无几。

因此,2026年,我们能不能去北美看国足踢世界杯,这需要年轻一代的球员获得更多的表现机会,毕竟,他们或许并没有老一辈球员那么出色,但他们同样有潜力去承载中国足球的未来。的确,针对特定年龄段球员进行整体强化很重要,但世界杯终究应该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结果,而远非最初目标。就在当下,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全面开打,这本应是件意义非凡的大事,可现实却是相比起重燃战火的中超,这一赛事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,就连赛事官方也只是应付式地选择了几场比赛进行转播,仅此而已。

No Response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